雪满长安道

关于吃醋(在开车的边缘试探)

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呢。

朱正廷感受到照在脸上的阳光,终于迷迷糊糊的从睡梦里醒来,无意识的把自己往蚕丝被里卷了卷——

咔吧。

他一下子就清醒了。腰背间仿佛被儿子来回踩过好几遍一样酸痛,熟悉的一声让他恍惚想起昨天晚上张艺兴的黑脸。

张艺兴!

他下意识的一抖。

成年男人的气势实在吓人,昨晚板着一张脸把他往床上带的时候他甚至别别扭扭的想,要是牺牲一下自己的腰能让他消气的话,那就勉强贡献这一个晚上的时间吧。毕竟是自己和队友闹得过了火...

不行,想想还是生气。朱正廷把一张红透了的脸埋进被子里,努力去忘掉昨晚被那人哄着诱着摆出来的羞耻姿势,连哭着讨饶都没能让他停下来,实在是累的够呛。这会儿还不知道几点了,也不知道那人在哪...

“张艺兴!!!”

他把自己从被子里拔出来,拍床叫人。那人来的倒快,笑眯眯一副餮足的模样,手里端一碗白粥,和昨晚仿佛不是一个人:“贝贝醒啦?来喝碗粥,一会儿老公做饭给你吃,别生气。”

朱正廷看着张艺兴的脸还是不自觉的害羞。他无法抵抗张艺兴居家好男人的样子,心底早就原谅他了,只是嘴硬:“就怪你!我腰酸死了!”

张艺兴最偏爱他无意识的撒娇,好声好气的哄他,喂他喝粥,又给他按摩腰背,手规规矩矩的不再乱跑,仿佛知道昨天晚上闹得有些过了,专心按摩。朱正廷乖乖的伏在他怀里,脸红红心慌慌,啊呜一口咬住他脖颈上的一小块皮肉:这么好的人,怎么就是我一个人的呢。

...但今晚的沙发还是要安排上的。这个没的商量。

表白各位小可爱~欢迎评论点梗哟~

高产似那啥(并不)
我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东西=_=

评论(6)

热度(26)